大愚拟白石老人笔意之《山水十二条屏》系列之最

来源: 阅读:10869 发布:2022-08-12 14:05:28

关于《山水十二条屏》,这套作品在中国山水画中一直享有盛誉,名家恐怕无人不知,它是62岁的齐白石先生所作的贺寿礼(赠予民国年间北京明医陈子林),也是先生风格转型期里最具代表的山水作品。该作品由十二条屏如《石岩双影》、《红树白泉》、《松树白屋》等组成。

白石老人作画,无论是花鸟、人物还是山水,都勇于尝试,借书画评论家之言,先生笔墨雄浑,色彩艳丽明快,意境朴实淳厚。然而除此之外,他崇拜徐渭之线条风格想必鲜有人知,在这一点上,大愚观念与之不谋而合,二者均欣赏徐渭作品线条之美,最想汲取的也是是明徐渭古拙、老辣的线条风格,描画出金石气与斑驳感,为作品增谈一丝韵味。

微信图片_20211101154636

大愚起了临摹《山水十二条屏》的心思,实在不是因为其炙手可热,而是想要通过临摹向世人传达两种思想:一是大家之作并非不可模仿,对于艺术乃至许多事物而言,有模仿才有超越,有超越才有进步;二是让人真正明白这套山水十二条屏的珍贵在于何处,而不是人云亦云的“名画难得、名画画得太好了!”,实则对作品本身一知半解。

微信图片_202111011546362

且看上图岩石,齐白石先生笔墨雄浑、墨色浓郁,岩石边缘处晕染得当,墨色浓淡相宜;大愚之线条沉稳、放松,轮廓清晰明了,墨色灵动,尤有层次感,深得徐渭笔法神韵。齐白石先生、大愚老辣、沉稳的笔风极为凸显,运笔看似平淡实则短而密,且墨色又浓郁,倘若运笔过慢,极易变成一团死墨,了无生气。在我看来,二者的《石岩双影》各有千秋,不必拼死分个高下。

微信图片_20211101154635

大愚所临《红树白泉》与齐白石先生的相比,可以说笔墨水准不在其之下,无论是墨色、运笔还是线条。仔细观察可以看到,齐白石先生整幅作品更注重墨色晕染,集勾勒与泼墨为一,呈现的是浑然一体的红树白泉,金石气与斑驳感尽显;而大愚画作浓厚的金石气息皆藏于一树一枝的勾勒与运笔之中,白泉两边的道路凸显斑驳感,远处楼阁的线条勾勒也尽是古拙韵味,大愚更为注重笔墨线条间的干湿、断连,轮廓勾勒明显,色彩更加鲜明,作品之美,令人向往。

中国画的临摹向来是难的,作为文化艺术,它既有自己发展的历史,也是历史文化演变而来的结果,是以想要摹其形,容易;想要摹其神韵,不易。但大愚此番临摹舍弃擅长的“黄式”山水画法,以徐渭笔法为主,将徐渭、齐白石的创作经验、风格及画法融于心,跃于纸,别有一番韵味,且三者交织,本就是一种艺术超越。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,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;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